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解读 > 正文

奢侈品包包鉴定师:像素级别的火眼金睛在浮华世界的窗口瞄一眼

时间:2021-07-20 09:05:56    来源:中国服装网    

2015年,彭浩峰19岁,在淘宝开了一家奢侈品包包鉴定的店铺,通过标牌logo、五金刻印、拉链、油边等细节图,鉴定奢侈品的真伪。起初,他免费帮人鉴定,积累经验和口碑,后来名气和订单量都大了起来,“每天鉴定的包包,少则几十,多则上百”。

奢侈品包包便宜的几千,贵的没有上限,但是鉴定只需要几十元。“图片鉴定没有法律效力,但可以图个安心”,随着国内奢侈品消费市场的下沉和需求的增大,越来越多的人通过二手交易、代购等渠道购买奢侈品,许多人来找彭浩峰鉴定就是为了“安全下车”。

彭浩峰经手检测的包包真假掺半,有的人对结果深信不疑,也有的人在被告知是“仿品”后破口大骂……奢侈品鉴定师原本就是因为仿制品泛滥而兴起的,在这一行里,至今没有的权威可言。

这门生意里,可以看见虚伪、信任,以及众生相。

01

像素级别的火眼金睛

经常有客人质疑,“为什么只靠图片就能鉴定?”对于这个问题,彭浩峰只能回“不知道”。

与实体鉴定不同,彭浩峰的鉴定几乎全在线上完成。前来鉴定的客人,只需按要求拍照、提供细节图,彭浩峰就能给出一个结果,“快的时候两分钟都不要”。

细节图往往包括logo的刻印,皮面的纹路,五金链条,包侧油边,序列号等,这些被奢侈品鉴定师们称为“鉴定点”的地方,往往是仿品容易露出马脚的地方。

“正品GUCCI的字版看起来是有笔触的,而仿品则是直接用了字库里已有的印刷字体”,奢侈品的logo和编码都有特殊的字版和刻印工艺,想要复刻,不仅需要极高超的技术,还意味着极大的成本,所以大部分的仿制厂商会直接用字库里的字制作编码。

在网上有代购分享自己总结的真伪辨别方式,“Gucci的‘5’是歪的,爱马仕的‘0’是圆的而不是长的,MaxMara的‘3’上面是平的而不是圆的……”但对于大部分的购买者而言,即使知道辨别方法,想要看出正品和仿品间差之毫厘的区别,依旧很难。而随着仿制水平的提升,越来越多的仿品以假乱真,更要求细心和火眼金睛。

彭浩峰的眼睛,可以看出假货“logo字体偏大”、“用了LV从不采用的宋体数字”……在进行鉴定时,他将客户提供的图片细节逐一在脑海中比对,像执行某种算法的程序。

请先看几个正品LV的logo,然后选一个你认为是正品的选项(答案见文末)。

因为输入的信息只有图片,为了不影响准确率,需要耐心提示和指导客户进行拍照。拍奢侈品细节与拍人像不同,需要近距离对焦,且拍摄角度、光线、清晰度等都会对图片产生影响,甚至有些包的钢印在夹层内侧,“我有时自己拍都得拍十多分钟”。

在彭浩峰的淘宝店里,鉴定价格有三档:80元档专门鉴定爱马仕和香奈儿,39.99元档鉴定各类奢侈品包包,而25元档用来解答疑问以及围巾、衣物的单个咨询。对于不同定价的原因,彭浩峰的回答是,“因为成本不一样,爱马仕拍图更麻烦,要花更多的时间成本,而要查询香奈儿的编号则需要有内部关系”。

但对于一些嫌麻烦的有钱人来说,这些分档并不重要,“他们都懒得拍照,直接发过来要我实物鉴定”。但这种客户往往建立了比较深的信任,“相信我不会调包,才敢寄过来”。

02

在浮华世界的窗口瞄一眼

客户和鉴定师之间的信任,是积年累月建立起来的。

在奢品包鉴定这个行当里,入行9年的彭浩峰已属,他也带过徒弟,但是发现这项技能,天赋极其重要,有些人看不出,即便有感觉,也说不出。后来,他放弃了,决定还是自己单干。

彭浩峰擅长自学,在他的观念里,“有的知识是没办法教的,用钱也买不到”。“我不爱学习,总爱研究些有的没有”,小时候喜欢摆弄四驱车里的机械结构,常常光顾楼下废品站“研究废弃电视的构造”。

或许是因为这股对“有的没的”的研究癖好,他习惯独来独往,大部分时候沉默寡言,“别人会觉得我很无聊”。还没念完六年级,他就结束了自己的读书生涯。

十三岁辍学,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叛逆的事情,但父母却并没有因此与他有太大矛盾,“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学校”。他去做过卫浴安装,去广西制作、安装过窗帘,后来又去做了名表维修,这些工作几乎都坚持不了两年,直到2012年,他开始涉足奢侈品鉴定。

那时候,还没有奢侈品鉴定师这个概念,他每天混迹于各个不同品牌奢侈品的论坛,“有人会把自己购买的包包发出来请大家鉴定真假,会有等级高的人留言回复,这些人并不是鉴定师,而是某个品牌的爱好者”。

这些发出来的图片,是彭浩峰最初的“学习资料”,那些等级高的人的回复,就是他的“参考答案”。他不用做笔记,“看到的、学到的就记在脑子里”。之后,他也开始在求鉴定的帖子下留言自己的答案,就像是一次次刷题,整个过程就是“边学习边做题”。LV是他研究透的第一个品牌,“能够干别人干不了的事”是他研究的快感来源。

奢侈品鉴定师的兴起,源于假货的泛滥。“一开始,网上还没有人做鉴定,但是我知道有许多仿品在售卖,所以觉得大家会有鉴定需求”。随着奢侈品市场下沉以及需求扩大,假货也变得越来越有市场。

仿品做得越来越精细,价格也水涨船高,对于不了解的顾客来说,根本意识不到自己“花大笔钱”买来的包包其实是假货。曾经一位顾客要彭浩峰鉴定一只爱马仕包包的真假,在得知仿品的结果时简直不愿相信,“这包我花了三万买的”,彭浩峰告诉她,“这款包正品买下来得120万”。

彭浩峰鉴定的包包,价位集中在几万至十几万,偶尔也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,包包的主人们也来自不同的阶层。

昂贵到咂舌的往往是爱马仕Birkin,“爱马仕的包可以自己选配,选择鳄鱼皮、特殊加工、五金带钻……包包的价格一下就上去了,但爱马仕也是最保值的”。这些背得起爱马仕的人,“未必财富自由,但大多事业有成”。而拥有一只稀有的爱马仕Birkin,不仅意味着雄厚财力、还意味着强大的人际关系。

彭浩峰像是在浮华世界的窗口瞄了一眼,三千元的汤匙、25万的挂饰让他明白“有些人的钱是真的多到不知道该怎么花”;从代购那里买了十几个包,结果只有三个正品的客户让他懂得“贪便宜总是要吃亏的”。

03

这一行没有所谓权威

今年三月,一位消费者在唯品会上买了一条GUCCI腰带,为了转手,该消费者去得物APP上进行鉴定,却得到了非正品的鉴定结果。随后,唯品会给出了中检广东鉴定为“符合”的报告,得物也给出了中检上海给出的“仿品”鉴定报告。

在这起“罗生门”中,唯品会和得物App都拿出了中国检验认证集团的鉴定报告,但中检广东和中检上海两家鉴定结果却互相“打架”。

尽管中检的实体鉴定报告在业内广泛认可,这一行里依旧没有的权威。消费者在除专柜渠道以外购买的奢侈品,只能借助第三方平台进行鉴定,而无论鉴定结果由哪家奢侈品鉴定机构或个人出具,都不会得到品牌的官方认可,也根本不具备法律效力。

“不自信的人干不了这一行,有客户会先拿一个他知道结果的货来试试你的水平”,面对一些误导的话语,鉴定师只有相信自己的判断,才可能取得顾客信任。有的客户会在淘宝找不同的鉴定师交叉比对结果,但即使面对不一样的结果,彭浩峰也会坚持己见。

他收到过一个错版LV圆桶包的鉴定,“标是反的,但确实是正品”;有一个五金磨损的二手COACH被怀疑是假货,“但其实是正品,COACH五金质量一般,磨损是正常的”;也遇见过许多被其他鉴定师判断为假的正品,尤其是一些中古包,“包的刻印在90年代末就已经使用了,虽然与现款刻印不同,但确实是正品中古包。”

在国内,没有权威的奢侈品鉴定师,鉴定的基础建立在顾客的信任上,“相信你技术的人,会相信你给出的结果,之后也会再找你鉴定”。除了个人客户,也有代购、二手商家来找彭浩峰鉴定,“一次就是百来个”。

每年的情人节、520等与送礼相关的节点,也是彭浩峰最为忙碌的时候,“猜猜我能拆散几对?”

有的顾客来鉴定,说是男友送的,结果是假的。在他要把鉴定结果发过去的时候,女生的男友发消息问能不能改下结果,别说是假的,“他说得十分凄凉,我听得心都软了,最后还是把和她男友的聊天记录截图发过去了”。

也有的商家找上门,想要和他串通演戏,“让客户来我这里鉴定,然后我都给过。问我价钱,我说一次两百万”;也有专门拿着仿制假包来鉴定的,“想要知道问题出在哪里,好改进工艺”,但他一般都不说原因、只说结果;甚至也有慕名而来的假货制造商想要聘请他当技术指导,但也都被他拒绝了。

如今假货越做越真,有的核心鉴定点被造假商攻破,更甚者还会拆真包的标弄在假包上,“假货乍一眼看上去非常真,但是仔细从整体看,还是有破绽,假的终究还是假的”。

彭浩峰粗粗算了下,经他鉴定过的包包已经超过100万件,但他对这些依旧不感冒,“需要装东西的时候,塑料袋就很方便,赚钱的话,能够吃饱也就够了”。他还是爱做那些别人看起来很无聊的事情,“比如花半个月,把车的外观和内饰都改造一下”。

他的朋友圈里,有日常喝茶、打打高尔夫、做做瑜伽的悠闲富豪,也有忙碌的白领和普通大学生。大家被卷入,或者主动奔向这个浮华世界,想要拥有得多一点、更多一点。彭浩峰选择一直待在从小长大的小镇里,和家人朋友一起,那里海风习习、红绿灯也少,“去哪里都很方便”

关键词: 奢侈品包 奢侈品鉴定 标牌logo 五金刻印

凡本网注明“XXX(非现代青年网)提供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。

特别关注